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鑫亮

 
 
 

日志

 
 
关于我

乐评人、影评人、球评人 在各大知名报刊杂志网站上发表文章百万字,同时撰写专栏评论 个人联系方式 Email:stiia@163.com MSN:xzyyhxl@hotmail.com QQ:330654018

网易考拉推荐

平凡的世界有凤姐有庞麦郎有余秀华  

2015-03-12 08:55: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平凡的世界有凤姐有庞麦郎有余秀华 - 黄鑫亮 - 黄鑫亮

 文/黄鑫亮

 

根据路遥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取材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陕北农村,或许担心主人公的经历与年轻观众有隔阂,别出心裁的加入了“舌尖体”的解说,某一幕发生于什么历史背景下,某某某此刻的心理活动是什么,皆是由一个浑厚磁性的男声和盘托出。不时出现的“面馍”,不是我们吃饱了躺着敷在脸上的,而是吃进嘴里的口粮,相同的是面馍和面膜都有黑的、黄的和白的,而从孙少安和孙少平兄弟的筚路蓝缕来看,似乎当下的社会也有不少人沿袭着他们的路径,不同的是旁人的眼光。

 

不说生产队和学校同学眼睛里的孙少安和孙少平是什么样的,孙少安身旁有田润叶,孙少平的身边有田晓霞,纵使有情人未成眷属,至少不远处都有一双殷殷的目光支撑着他们。而凤姐、庞麦郎和余秀华声名鹊起的当下不免形单影只。如果把不同时代的知识分子、工人和农民三个群体的所看所思所想做个比较,三十年前的知识分子崇拜诗人、读着欧洲的哲学著作,工人们在厂里认真工作,业余喝个小酒吹个牛评个厂花,农民们大概就像《平凡的世界》里的陕北农村,只是不同地域的农村的贫富程度不一;三十年后的知识分子、工人和农民们似乎都干着一样的事,网上追着韩剧,每周五盯着季播的真人秀,手机上刷着微博,每天签收着快递,手捧着某某企业家内部谈话的励志书籍,甚至从衣着上你也分不清谁是知识分子、谁是工人、谁又是农民,按理说逐渐趋同的人群之间,理应达到空前的共识,可当看到有地鼠伸出头想往上冒时,三个群体的人们都拿着锤子想把他们打下去。

 

凤姐的最近一则被转发将近一万次的微博就直言她也努力过,她也挣扎过,毕业后,去了偏远的地方做老师。希望为教育事业贡献一点力量。去了上海,希望有好的职业生涯。投出一万份简历,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只好在超市做收银员,她表示是她的起点太低,当人的口袋里只剩下最后一分钱,为了挣钱被人当猴围观也是可能的了。微博上的凤姐与当年以征婚引起争议的凤姐迥异,前者真实直白,后者显得虚妄自大,可细想当年的凤姐也是一个将心里真实想法大胆倾吐的社会底层人士,她做错了什么,想找一个颜值高又多金的伴侣,只不过是更多人潜藏心底,而凤姐冒天下之大不韪四处散播。

 

庞麦郎的老家汉中与《平凡的世界》的发生地榆林不远,即使有人说他采访的时候用浓重的陕西话说自己是“台湾基隆人”,忘了说,他的原名是庞明涛,他给自己起了一个约瑟翰庞麦郎的洋气的名字,事实证明他是有商业眼光的,至少当初听到《我的滑板鞋》时去查哪个歌手唱作的,当看到英文名之后,真以为是孤陋寡闻了哪个国际新生代巨星。正如同每一首网络神曲的走红路径,少不了网民的埋汰和调侃,只是其他的神曲的唱作人至少是圈内人,而庞麦郎更像一只误入的怪兽。据说他是在潮湿的工棚里创作出了这首歌曲,又据说他曾在KTV工作这样闲暇的时刻就能偷跑进包厢点首歌。

 

余秀华出生时就因脑瘫为行动不便,19岁的时候包办婚姻,2009年开始写诗,当她的诗在网络上疯传之际,难免让人生出80年代诗歌辉煌再来的假象,可网友们谈论的更多的话题却是她的一首诗的题目《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这也足已证明诗歌沉寂了几十年,大多数人认为这样的题目太有冲击力,可实则回过头去看一看当年的诗歌开放激情的诗句,似乎也不值一提。或许是当下的人只满足于行动中的约,而陌生于诗句里的睡,他们间或也会写两首情诗给情人,又为了不过早的暴露而只敢暗诉衷肠,不过给他们十个脑袋他们也想不出你之前的动词能用睡,他们更多的只会用“追你”、“找你”、“吻你”。

 

一定会有人看到这里不屑一笑,这三位网络上的红人怎能与《平凡的世界》相比,首先,结合当下《平凡的世界》煌煌巨著无可匹敌,现实里的人们发一条140字的微博都嫌字多,拍几张照片都嫌累人,直接拿起手机拍段段视频上传才便捷;其次,这三位能够相比的不会是一部作品只能同样是人,与之相比的是《平凡的世界》里的孙少安、孙少平,这五位都是梦想家,他们起步的伊始都曾被认为是妄想家,只是他们都以实际的行动接近各自的梦想,只是他们身旁的眼光如此两极分化,他们都来自平凡的世界,没有一个小头爸爸,没有一个围裙妈妈,他们只手打拼,凤姐、庞麦郎和余秀华就是最接地气的孙少安和孙少平。

 

一路嘲笑他们的网民们的心态是崎岖的,他们有时候会把这三人当作是一个喝醉了的自己,当他们醒来的时候又成为了暴饮暴食的节食主义者,他们看到美食控制不了全塞进肚子里,没过多久就反悔,抠喉咙想把吃进去的吐出来,一次又一次,这三人在他们的眼里就是美食,他们在网上循环的行使精神食粮的饱食和催吐。奉劝他们不要太执迷于美食的色香味,行动脑子和身体去求索美食是从哪里来的,中间经过了哪些物流,凤姐的每一条微博里闪烁出的智慧之光、庞麦郎得到滑板鞋就能满足的小确幸、余秀华诗歌里的动人情怀。

 

幸而有部分网民更为理智的前后认识三位,从这三位家喻户晓的名字就能看出,当初把罗玉凤喊作凤姐,无疑是用《红楼梦》里的另一位凤姐来笑话她的南柯一梦,庞麦郎这洋泾浜的名字,他们只是观看而没有去曲解,到了余秀华,没给她起其他的绰号,也许是这不起眼的名字正诉说着她的农妇身份。

 

心存理想伴侣之念想,摩擦摩擦穿着滑板鞋,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你可以不理解他们究竟脑子里想什么,但你不能因为你的不理解而责骂他们,正因为你暂时不理解你才要叹服他们的所作所为。其实他们做的没什么不好理解的,他们来自平凡的世界,他们都是从乡间田头草莽不鲁莽的走来,接近他们各自梦想里的自己的模样。

  评论这张
 
阅读(3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