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鑫亮

 
 
 

日志

 
 
关于我

乐评人、影评人、球评人 在各大知名报刊杂志网站上发表文章百万字,同时撰写专栏评论 个人联系方式 Email:stiia@163.com MSN:xzyyhxl@hotmail.com QQ:330654018

网易考拉推荐

《我是歌手》铁肺彭佳慧让选手争当不锈钢嗓  

2013-03-18 09:11: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黄鑫亮

 

看第九期的《我是歌手》,好像打开了一袋方便面,多了两包调料包——《舞动奇迹》和《真情》,你摊上大便宜了。

 

从上一期林志炫和拉大提琴的美女的互动来看,这个原本全靠选手声音撑着的舞台看来是要增加更多的元素了,这场的确如此。如果说没有物质的结婚叫裸婚,没有复习的考试叫裸考,那么黄绮珊这场没有技巧和高音的演唱就叫“裸唱”了,不过比拿到第四的名次和稍显松散的演唱过程更吸引眼球的是演唱之前那段VCR,竟然出外景了,而且是海边,黄绮珊出现了,我正想这是不是中年珊的“绮”幻漂流、欲与海豚试比高,这时海涛又出现了,这氛围又有点像听黄妈讲过去的故事,接着黄妈展示出扎实的肌肉,海涛的虚胖的肥肉就相形见绌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是黄妈现场唱《剪爱》了,这一千零八十度的转身,我们扎扎实实的晕了。

 

也有没晕的,也就是深信不疑的,那就是我几乎每场赛后都如同祥林嫂那般会碎碎念的《我是歌手》的颠扑不破的真理:音高则票高,黄绮珊放弃了高音,那你说有谁能和林志炫争第一,林志炫又不出意外的、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首清澈的高音歌曲——空中补给乐队的《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你不用担心观众听不懂英语,一切仍然按照谁音高则谁票高的真理进行着。

 

这逼得不是以高音见长的几位歌手怎么着也得唱个有高音的歌曲,沙宝亮选了《死了都要爱》;再不济也得在歌曲里飙几个高音,羽泉在《男人哭吧不是罪》的好几句的尾音都直上云霄,让人不禁感叹让男人唱高音吧真是罪。

 

沙宝亮这场真搞笑,先如同小和尚那样扎个马步念经,紧接着美女来诱惑了,小和尚看到那美女并不像师父说的那样像老虎,小和尚快要被美女迷惑住了,可是师父留了一手,小和尚的衣服格外尖锐,美女近不了身,于是小和尚继续扎马步。能把《死了都要爱》唱成情景戏,沙宝亮快去演戏。

 

周晓鸥选了崔健的《不再掩饰》,成为副班长,你什么时候能不唱摇滚啊!你什么时候能不唱摇滚啊!你什么时候能不唱摇滚啊!你能唱《味道》吗?你能唱《相见恨晚》吗?你能唱《最美》吗?你能唱《单身情歌》吗?你能唱《暗香》吗?你能唱《等待》吗?轮盘选歌你怎么都有这么好的手气抽到黑豹乐队的《无地自容》,幸好齐秦专场要来了,坐等看你摇到外婆桥。

 

做歌手和做武林高手其实是有不少相似点的,你们都要有一个江湖上的名号,比如什么“铁掌水上漂”,这样但凡一交手,即使对方不认识你,一听你这名号都被震住,心想是不是我孤陋寡闻了,对方必是隐居数年的世外高人,彭佳慧,你能够不认识,“铁肺天后”,你能够不被震住?相见恨晚吧。

 

彭佳慧的参赛是让《我是歌手》洗牌,从此大家都唱高音,观众也能从高音里听出个所以然,《走在红毯那一天》其中蕴含的情感并不是简单几个高音能演绎的,彭佳慧演唱歌曲里情感的铺陈和衔接,让她的高音不再突兀,听罢此曲,我真想问问黄妈你怎么看,至少我认为第三的名次是稍低了。

 

从此黄绮珊的铁嗓就邂逅了彭佳慧的铁肺,之前我一直认为黄绮珊是不锈钢嗓,怎么唱高音都不会锈掉,不过自从她这场唱了《剪爱》,放弃了高音和技巧,声音里现斑驳,从情感而言更能抓人,有时候歌手唱得过于完美反而显出欠点火候,如果歌曲里稍留点缝隙,那观众就能躲进这缝隙里更接近你的情感,这也就是为什么前几年烟嗓流行,但是切记缝隙不能留太多,留太多是你的唱功有问题,那便成为了满目疮痍。铁肺一出,顶你,歌,肺。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