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鑫亮

 
 
 

日志

 
 
关于我

乐评人、影评人、球评人 在各大知名报刊杂志网站上发表文章百万字,同时撰写专栏评论 个人联系方式 Email:stiia@163.com MSN:xzyyhxl@hotmail.com QQ:330654018

网易考拉推荐

《无人区》:有的人的减法之旅  

2013-12-11 10:50: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无人区》:有的人的减法之旅 - 黄鑫亮 - 黄鑫亮
 文/黄鑫亮

 

作为一部四年后才公映的电影,似乎用被雪藏来形容《无人区》并不确切,毕竟这四年里不时会有人探头探脑询问着什么时候才能面世,因此这几年的岁月里《无人区》是被盖了一个盖子而焖烧着,对于喜欢宁浩的影迷也闷骚着,长时间被盖着盖子焖,到底出来以后的菜肴成色如何,那得看焖的是什么食材,如果是之前的《疯狂的石头》和《疯狂的赛车》这些需要快火翻炒的河鲜,显然是经不起小火苗的成年累月的接吻,幸好这次的《无人区》是一块肥瘦相间的五花肉,谁都知道肉是要文火慢炖的,而不断散发出来的肉香更是让影迷的口水充分分泌,等锅盖一打开,食欲显然完全压倒了你的视觉,即使这块五花肉已经酥烂的完全不是曾经的形状,资深的食客也不用拿一根筷子去戳五花肉,因为这块五花肉早已被多根手指头戳的差点变形。

 

《无人区》里其实是有不少各色人等的粉墨登场的,所以这里的“无人”更像是洪洞县里“无好人”,除了片尾处的好心收留舞女的舞蹈老师以外,你找不到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而之所以他们做不成好人却是被钞票所束缚,律师潘肖为了扬名立万和不菲薪酬来到西部边陲为盗猎团伙做辩护,杀手为了金钱而不懈追杀目标,团伙老大为了能高价贩卖鹰隼而不惜一切代价,舞女为了客人的小费出卖自己的尊严,休息区里的妇人回答一个问题都要收一百,回答完了保守秘密仍要五十,休息区的老汉制定了自己的“加油套餐”,凡是加300元的油就必须去看1200元的演出,不看也得看,加一次油就是1500元,倒是老汉傻头傻脑的儿子“锤哥”看起来是个限制行为能力人,他的行为在他看来无所谓好坏,他总是拿着一把锤子不停的敲啊敲,敲车灯、敲轮胎、敲掉杀手的头,也正是这种简单的逻辑让杀手走完了无人区之旅,在“锤哥”的脑子里,敲人的脑袋和敲铜敲铁是没有丝毫差别的,当杀手挑衅似的让他敲自己的头时,这个发出的命令就如同他爹让他去敲潘肖的车灯一样,这就是他的条件反射,他的人生的使命就是两个动作,握紧锤子,从上而下机械运动,显然这个无人区里的其他人都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唯有“锤哥”如入无人之境,“锤哥”不是无人区里的正常人,但“锤哥”又是无人区里最正常的人。

 

因此无人区里除了“锤哥”以外的人都成为了“有的人”,念“有的人”的语气重点并不是放在“有的”,而是放在“人”,他们有着人心,却长着一张比野兽更凶残的人皮,因此影片里才会用旁白不停念叨着两只猴子的故事,两只猴子想要填饱肚子又不被老虎吃掉,唯有一只去摘桃,另一只放哨,这有这样才能使两只猴子能够全身而退又吃饱肚子,但前提是两只猴子要充分相信彼此,无论从进化论还是心理学来讲,两只猴子完全能看作两个人,无人区里的人不少,但真正能坚信彼此的两个人才会使这个区域不至于成为“无人区”,一个区域是否是“无人区”并非是以人口的密度来简单衡量,而是这个区域的人与人之间心隔离的距离。从这个角度而言,这条公路的周边的确是“无人区”。

 

据说宁浩一开始设置的故事并不是“两只猴子”,而是“蝎子吃虫子、鸡吃蝎子、老鹰吃鸡”的食物链,因为需要做特技,经费不足所以就没有做,不过这个故事唯一的用处就是与空中翱翔的鹰隼做一个前后对照,其他真看不出和这群人之间的关联,如果是想要表现弱肉强食,那这群人里唯一没有死的是舞女,显然她并不是无人区这个生态里的最强者(其实是最弱者);而人物与人物之间也不存在明确的谁就吃定谁的江湖惯例,拿着枪的杀手被拿着锤子的傻子敲死,文弱律师受尽一泡尿之辱亦用让卡车货物燃烧而回击,在这条公路上的法则便是你是风儿我是沙,处心积虑走天涯,下次我这个沙就会跟其他的风儿跑,而你这个风儿也可以去裹挟其他的沙。

 

西装革履、言辞精准的律师潘肖相对于其他人而言的确更像是现代人,因此他也会成为其他无人区人们眼里的“有的人”,可一个本想做加法之行的律师,却成为了不得不进行减法之旅的自己内心的阶下囚。影片开端处有一个镜头,潘肖会将拿起的杯子又放在之前有痕迹的印子的范围里,说明他是一个遵守现代商业规则的人;而将自己律师前面的称号涂掉改成“著名律师”,也可见其得失心之强,回程的路上张罗着自己的新书发布会,这一场西部之行成为了炒作的卖点,潘肖既守规则又极力想突破成名的步骤,直到卡车司机的一泡尿浇醒了他的美梦,他不得已一次又一次给自己做减法,直到减无可减、化为尘埃。从一泡尿打湿他的格调,到休息区的1500元敲诈损失他的钱财,再到为了封住舞女的口将二十万的卡送给她,接着被打得遍体鳞伤,他只有求生的欲望,不仅为了自己,更为了舞女,最后连自己的性命也随风而逝,这就是“有的人”的减法之旅,从荣耀到灰烬只有短短几天,这是“不少人”生命之旅的一次浓缩,“有的人”和“不少人”,天生会加法,一生都学不会减法。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